行業產教融合共同體建設需遵循三個理性

發布者:宣傳部發布時間:2024-02-28瀏覽次數:10

行業產教融合共同體作為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建設改革“一體兩翼”架構中的重要“一翼”,是我國在深化職業教育產教融合長期探索實踐中形成的重要創新舉措。通過龍頭企業牽頭組建、高水平高校和職業學校牽頭建設的組織邏輯,有利于強化產教供需全面對接,推動產教全要素融合,服務行業人才培養和技術創新。為真正發揮共同體的應有效用,根除長期以來產教“合而不深”的頑疾,在共同體建設推進邏輯中還需遵循“三個理性”。

一是價值理性。共同體的參與主體包含龍頭企業、上下游企業、科研機構、高等學校、職業學校、行業組織等,各主體必然秉持基于自身立場的價值訴求。在共同體的六項建設任務中,建立健全實體化運行機制、強化支持保障力度屬于中立立場,構建產教供需對接機制主要站在校企雙方立場,協同開展技術攻關主要站在企業、科研機構、學校三方立場,而聯合開展人才培養、有組織開發教學資源則更多地立足職業學校立場。這就解釋了盡管文件規定共同體由龍頭企業牽頭,但實質上推進該項工作最為積極的往往是職業學校的現象。當前有關共同體建設的文獻論著也基本來自高職院校,探討共同體業務領域和建設對策建議無不圍繞專業設置、人才培養、“雙師”隊伍建設、技術服務等職教職能。而基于價值理性視角,共同體應以服務行業發展為共性立場,共同關注本行業發展的熱點、焦點與難點。尤其是職業學校,理應跳出教育系統本身,擺正自身定位,擺脫“共同體主要為職業教育服務,作為職業學校攫取產業資源與建立關系依賴的平臺”的認知局限,將職業教育視為參與行業價值鏈分工的一個環節,將職業學校與高等學校、科研機構、企業等參與主體同等視作行業知識生產體系中的一個基本單元,從行業發展全局思維探尋共同體建設之路。

二是責任理性。在組織價值和功能定位形成思想共識的基礎上,各主體應明晰職責分工,切實履責到位,做到不越位、不缺位、不錯位。從宏觀層面看,共同體是一個社會化的應用型知識產品生產系統,具備知識創造、知識應用、知識轉移、知識整合、知識共享等功能。企業是知識生產的重要主體,除知識應用之外,知識創新對企業財富創造的貢獻度日益提升;學校是知識轉移和知識創新的主陣地,其中職業學校更側重于應用型知識創新;科研機構的知識創造功能不言而喻;行業組織等機構也在知識轉移、整合與共享中起到積極推動作用。從微觀層面看,共同體是促進價值鏈分工協作的行業合作組織?;诟髦黧w要素稟賦,將企業價值活動中應用型人才培養、技能培訓等服務業務外包給職業學校,將技術研發等業務外包給高等學?;蚩蒲袡C構,業務結算采用直接支付、財政轉移支付、資源置換等多種方式結合。企業作為發包方,應承擔需求規劃、標準輸出、過程指導、技術支持、質量監管、審核驗收等職責,體現在人才供需對接、共構課程體系、共建課程資源、共組教學團隊、共同實施教學評價等業務環節。職業學校作為承包方之一,應按照學徒制、訂單班、技術委托等相關契約履行義務。此外,還應充分發揮行業協會職能作用,強化行業監管,促進行業自律,維護行業健康發展的良性生態。

三是制度理性。效用最大化是制度建設的應然追尋。首先是制度認同。政策明確了共同體實行實體化運作,只有在充分尊重各方主張、全面征求各方意見,并統一思想共識的基礎上,建立健全以章程為核心的制度體系,形成規范合理的組織運行機制和利益共享機制,才能充分調動各方積極性,達成制度合力。其次是制度均衡。共同體制度體系建設應體現約束和激勵同行、權利和義務對等、剛性和柔性并濟的原則。合理分配權責,保障各方權益,促進各方履約履責;建立準入、退出機制,保持共同體內部活性;厘清政府調控邊界,合理釋放政策調節和引導紅利,激活各主體內生動力,構筑多元協同的現代化治理格局。再次是制度迭代。新一代數字技術發展大大加速了產業變革,縮短了知識迭代周期。共同體作為新事物,對市場變化和技術升級的適應機制尚不成熟,各主體對外界技術迭代的敏感性和適應性也不盡相同。在共同體建設探索實踐中,配套制度的迭代更新必然如影隨形。需建立與“數智治理”相適應的制度迭代更新機制,實現對制度效果的動態跟蹤、評價、反饋、調節和優化,促進制度建設水平螺旋上升。最后是制度文化。共同體一方面應立足行業發展,培育有利于行業效益增值和具有行業辨識度的制度文化;另一方面還需兼顧社會責任,理性辨識市場需求,以兼容并包的制度文化,服務人才的全面成長和可持續發展,服務普惠性人力資本提升,服務技能型社會建設,實現“義利并舉”。


(來源:《中國教育報》2024年2月27日05版)


91久久人人夜色一区二区精品,久久国产亚洲欧美久久,国产一级特黄不卡在线,久久免费看黄A级毛片